九里云松項目入選《室內id+c》2014年9月刊
《室內id+c》——中國建筑學會會刊

山棲禪意妙趣光影  (當光影遇到禪意)

Pins De La Brume Hotel

杭州九里云松度假酒店的光影設計實踐

設計:IDDI Lighting Design  撰文:孫嘉海

 

    初到杭州九里云松是2010年,它原是一處建于20世紀末的磚混結構建筑,隱匿于山環水抱之間,被茶園與古樹包圍,距千年古剎靈隱寺幾步之遙。作為這處改造建筑的燈光顧問,第一次勘察現場,聽業主講述各種來由,一路將這5500平的場地盡心研習,尺度雖不大,但幾圈走完,燈光設計上的挑戰已躍然于心。點亮一處建筑的內外空間是技術,而賦予光影之靈魂是哲學。“尊重建筑特質,用有情節的光感動人”一直是我的設計哲學,而每當項目伊始,提問與思考是構筑設計靈魂的秘匙。

    翻新設計的建筑將強調空間序列,建立內部和外部空間與視覺關系的利用率;景觀設計的主題則是以水為靈魂的設計,將極簡主義發揮到極至,以及考慮對現狀大樹的保護,水面鋪裝草地被灌木等不同材質的有機組織以滿足酒店功能需求。而室內設計則以新中式的手法,將江南元素與西方設計理念給合,并與室外景觀交融,表達禪意和幽密。燈光設計的挑戰在于如何用光影表達建筑、景觀、室內的特質并將這三處空間建立內在聯系;而“禪意”是業主希望賦予酒店的靈魂意義。于是,當光影遇到禪意,我們找到了燈光設計的主題:

    “山棲古隱的禪意,妙趣貫通的光影”。

    設計伊始的理念是美好的,把理念變成最終的實施并非易事。方案設計可以是精美的畫冊,但它絕不是紙上談兵的擺設,特別對于燈光顧問這樣作為配角的專業,需要很早參與項目,在建筑和室內設計的前期方案階段給出材料選擇和預留尺寸上的建議,燈光試驗是必不可少的環節,同時堅持觀點,不然燈光設計最終又變成被動的“服從”和“點亮”的工作。被動的設計何來“妙趣”?建筑的主入口從朝向中央庭院的位置被轉移到南山墻,新消防通道樓梯采用玻璃幕墻內襯木格柵的方式,建筑師希望借此創造隱喻的“燈籠”。然而我們發現深紅色木格柵根本無法被照亮,而作為主入口的玻璃幕墻是引起游客注目的關鍵,我們寄希于人們能夠透過茂密枝葉的古樹被這個隱喻的“燈籠”所吸引,于是,我們用RGB全彩洗墻燈進行格柵材料燈光試驗以驗證我們的猜測,答案顯而易見,最終,我們將木格柵的顏色改為中咖色,采用48W/m的RGB洗墻燈(配光角度為15°*45°)。這樣,入口通透玻璃完全被照亮,我們又賦予它色彩的玩味,然而并非隨時變色,而是經過人為設定的每天變化不同的色彩亦或不同的季節變化,“妙趣”翩然而至。

    白天外幕墻的淺色鋁板強化了建筑的空間序列感,并且精妙的處理了室內外的透光比例,我們希望通過人造光的運用來延伸這一建筑理念,于是我們運用色溫4000K的白光還原了幕墻白天的色彩,與室內的暖色調形成恰到好處的對比,燈具采用36W線條洗墻燈(配光角度為25°*45°)隱蔽安裝在二層出挑的雨篷頂部。為了更好的控制光的均勻度和亮度,我們把室內的調光理念也延伸到室外,以求內外燈控系統的準確控制,最終外墻照明被調暗至20%亮度時被認為是最能體現禪意之境界。

    如果說建筑燈光的禪意是被室內燈光和外部照明所點亮的,那么我們對景觀燈光的處理則更顯“妙趣”。建筑主要入口外墻面散落著灌木叢中投射出的植物的影子、主入口石材幕墻上映出古樹的婆婆身影、還有庭院內矮墻上的有序光影,燈光和景觀早已融為一體,共同描繪著一個幽靜的禪意空間。最大的妙趣來自于內庭院的一片鏡面水池,景觀設計師通過這樣一種很干靜利落的方式訴說著空間的禪意,作為燈光設計師的我們,又將如何去再現她呢意境呢?考慮了很多巧妙地照亮水面的方式,最終我們回歸到禪的本意,即“空”的思想上?諘绲乃姘察o地映射出有序的建筑空間,水面則成了建筑光影最終的棲身之所,妙趣與禪意躍然水中。

   “禪意”表達在室內空間則為見光不見燈,新中式的室內設計元素是極簡的表達,燈光必須延續這種極簡,創造禪意的初衷。大堂空間以古銅與金色為基調,配搭抽象水墨掛畫及中式擺設,蘊含著江南詩意般的神韻,天花沒有吊燈,大面積的金箔吊頂古樸華貴不顯張揚,正好體現了“空”的禪意。按照常規照明手法,如此大面積的天花吊頂即便沒有裝飾吊燈也會有筒燈來提供基本的功能照明,根據室內設計師的想法,如果增加任何類型的燈具都有可能會打破原有的那種純粹和禪意,我們非常尊重和認同室內設計師的想法,必須在功能和效果之間找到一種平衡。最終我們在跟業主方和室內設計師的充分交流后,采取了提高相鄰區域室內材料的反射率,如:天花燈槽內改為白色,墻面鏤空部分改為淺色調便于反光,加強立面照明的表現,以及重點強調大堂兩個側的藝術品照明等一系列手段,最終我們克服了功能照明的矛盾,使得原本低調奢華的裝飾氛圍在光影的變化中“禪意”地呈現眼前。 

    豪華客房的天花大多為不同規格的金屬格柵,按照原室內設計的格柵尺寸,即便是選擇體型較小的LED天花射燈無疑也要外露,為此,我們或者根據燈具的尺寸改變了格柵的間隙,將射燈嵌入格柵內;或者把LED燈帶隱藏于格柵內部、亦或用暗藏燈帶照亮格柵,“禪意”初見。在通往頂級奢華的客房的樓梯間內,我們將見光不見燈的這一禪意表現推向了極致表現。在燈具選型上,我們主要運用了7W  24°/36°色溫2700K光源的LED筒燈,以及7.2W/米色溫2400K的LED燈帶。臺階照明選用了1W  36°角色溫3000K的嵌入式LED壁燈。

    室內照明的節能控制也是本次燈光設計之旅不斷探索和最求的另外一層禪的境界,怎樣恰到好處的拿捏好光效與能耗之間的平衡,在LED近乎瘋狂的勢頭下,如何準確判斷產品的優劣,如何合理利用LED光源的長板和短板,燈光設計的過程也是掙扎和反復求證的過程。除大堂空間外,九里松酒店室內沒有過多的使用調光控制系統,設計師不能過分依賴調光控制系統來完成最終空間層次的明暗處理。這要求燈光設計師不但有很豐富的經驗還要對各種燈具光源進行反復的實驗和論證,甚至會經常對已經完成的圖紙進行修改,以求萬無一失。

    好的設計絕非止于圖紙,尤其對于燈光設計這個帶有一點神秘色彩的邊緣學科更是如此。材料模擬試驗、現場安裝試驗、燈具檢測、后期調試、對焦調光都是缺一不可的環節,也是考驗設計師職業態度的環節。當最終亮燈的一刻,我們被作品本身所感動,再一次印證我們的設計哲學的時候,才是人生最精彩的時刻。

奇米第四手机在线观看_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_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